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豪门溺爱:老公别惹我

    现代言情|22273次点击|1007238字

    豪门溺爱:老公别惹我
    22273 点击 我要收藏
    16 人在追
    “路世恒,我求求你,放我走吧……”她不止一次地跪在他脚边苦苦哀求。他单膝跪在她面前,把她拥入怀中,漆黑的眸子如黑底沉冰。“梅诗雪,你这一生的归宿就在这里。不要妄想别的了。”他冷漠的口吻将她的希望击碎。与男友私奔,被他抓回,他无情地打断了她的双腿。他居高临下地用余光俯视她,冰冷到她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必须留在我身边。”她忍痛拖着一双断腿爬到他身边,颤抖的手去捏他的裤脚,双眼空洞地没有一滴泪水,“路世恒,你让我死吧……”他捏起她…
    豪门溺爱:老公别惹我为作者胥鞍的虚构作品,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最新章节试阅

    第733章 大结局

    2016/5/28 16:37:56

    就连梅诗雪在大一刚交了初恋青山魁的时候,厉冰都是要开将近一个小时的车过去看,就怕梅诗雪找的男朋友不好,欺负梅诗雪。厉冰自认为把这个妹妹保护地够好了……如今还是出了这种事情……

    佟和丞叹了口气,对路世恒说道:“路路,劫狱吧。”

    “啥?”路世恒回过头来。

    “我说劫狱,”佟和丞云淡风轻地说道,“我去调集英国的路家侍卫,你负责召集路家手下的黑手党的兄弟们。”

    “雪雪不会同意的,”路世恒说道,“她不会愿意看到这么多人的牺牲的。”

    他微微地仰头,下巴的弧线优美。稍微过了一会儿,路世恒终于做了最后的决定,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去顶罪。”

    “你!?”厉冰怔了一下,随后冷笑一声,“哼,你要是真敢你就去啊,别在这里说嘴。我可不会拦着你的。”

    厉冰说这话是真的,在她眼里,妹妹的命比路世恒的命重要多了。

    ……

    但是路世恒也是说真的。路世恒当晚,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好,又跟蓝波说了很多话后,第二天,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去警局自首。

    临走前,厉冰、佟和丞跟旁英俊来给他送行。他们三个的表情悲壮,大有那种荆轲刺秦前,高渐离击筑,’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

    “路路,你真的想好了吗?”佟和丞忧心忡忡地说道,“你说什么劫狱会杀人,雪儿会不高兴,那你去替她坐牢……或是替她执行死刑,那样,雪儿不是更伤心吗?你怎么不为她想想呢?”

    厉冰也有些抱歉地说道:“对不起,路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真的要去为了雪儿……对不起。”

    “没关系的,”路世恒微微一笑,“反正我除了雪雪跟蓝波就没有亲人了,但雪雪不一样,她还有很多在乎她的人。用我保她出来,是我这个做丈夫的应该为妻子做的事情。”

    “路路……”旁英俊依依不舍地抓着路世恒的手,“你能不能别走?我们再想想办法,一定还有其他可以救梅大姐的法子的,一定会有的……”

    “没时间了,”路世恒轻轻拿下旁英俊的手,“她七天之内就要被枪决了。唉,蜜月期间去坐牢,也是够讽刺的。”

    他还是努力地保持着笑容,“唉,我死了以后,葬礼上你们都别哭,我希望你们能笑着送我离开。”

    路世恒不说没事,他一说这三个人就哭了起来。路世恒又花了好一阵功夫去安慰他们三个人。

    ……

    “好啦,”路世恒说道,“我这下真的要走了,再见……不,还是别那么早来见我了……”

    “路路……路路啊……”旁英俊哭得更厉害了。

    路世恒对他们挥挥手道别,转身开门。

    他的手刚碰到门把手,门就一下子被撞开,Jack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

    “路哥……Ri……Richard他……”Jack面色通红,喘息未定。

    “他怎么了?”路世恒没好气地说道。Richard这个名字一出来,就让路世恒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心情更加的不好了。

    Jack喘了一会儿,才说道:“Richard他……他去自首,换嫂子出来了!”

    “什么!?”屋子里的四个人异口同声地大喊道。

    Jack说道:“Richard去自首了,他把罪名都揽了下来,现在已经被警方给依法拘捕了。”

    “不可能,”路世恒不相信,“他说了警察就会听吗?那把太刀上的指纹只有雪雪一个,日本的警察也有那四个男人的家属的证词。警察可不是说自己是罪犯就会逮捕你的人。”

    “是真的!”Jack说道,“太刀上的指纹他不知怎么的给擦了嫂子的,换了自己的,可能是什么时候潜进警察局换的吧?还有那个日本的……Richard已经联络上了青山魁,青山魁让那四个已故男人的家属改了口供,全改成是Richard杀的人了。”

    “那雪儿呢?”厉冰上前问道。

    Jack说道:“嫂子她……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了……”

    路世恒手里的包掉在地上,好半天,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笨蛋。”

    ***

    当天下午,梅诗雪果然被放了出来,她一出来的时候,路世恒带着蓝波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梅诗雪看到路世恒,赶紧捂住脸。她觉得她这些天在监狱里变得好丑,不想让路世恒看她。路世恒只是摸摸她的头,蓝波也过来要梅诗雪抱抱。梅诗雪看着他们父子二人,不禁百感交集,流下了两行眼泪。

    ……

    Richard则是毫无意外地被判了死刑。路世恒去看他。

    路世恒坐在玻璃窗的外面,没两分钟,警察带着Richard走了出来。Richard有了唏嘘的胡渣,两个眼窝子都凹了进去,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以前挺得很直的背也弯了,看上去老了不少。

    路世恒拿起了电话听筒放到耳边,Richard也坐下来,慢慢地拿起电话听筒,放到了耳边。

    “二少爷……”Richard声音激动地发颤,“我没想到还能再看到您……”

    “笨蛋,白痴,”路世恒开口就是骂他,“谁让你这么做的,你还把我当是你的二少爷吗,你这样说征得过我的同意吗?”

    Richard扯出一丝笑容,“二少爷,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您也说了您本来就想要我的命,现在我的命也要没了,这不是很好?”

    “你这个笨蛋!”路世恒气急败坏地大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怎么这么笨!?我明明……我明明就只是把你当成一块抹布,用完了就把你给扔掉。你为什么还要帮我!?”

    他明明就是想把Richard当成是一块抹布的……他想把Richard利用完后像是扔抹布一样毫不留情地丢掉。Richard为什么要帮他呢?

    Richard苦笑,“二少爷,我曾经害死您一个韩雪,如今我用我的还您一个梅诗雪。您能原谅我吗?”

    路世恒咬着唇,愤恨地挤出了两个字来,“笨蛋……”

    Richard这个笨蛋……

    Richard伸出一只大手,摸着玻璃,动作轻柔,好像他们之间没有隔着这层玻璃,好像他现在就在抚摸着路世恒的脸颊一样。

    “二少爷,我从始至终最爱的人都只有您一个人而已,”Richard眼里淌下两行热泪,“我不希望您能原谅我,我只希望……等我死了,您能来捧我的骨灰盒,接我回路家。我这辈子做过不少错事,但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爱上了您……您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耀眼,那么的让人可望不可得……我真的很爱您……”

    “爱上我恐怕应该是你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路世恒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下辈子别再看到我了……”

    “不,”Richard坚决地说着,脸上露出笑容,是对爱人的那种喜爱宠溺的笑容,“我下辈子还是要爱您,永远都爱您,二少爷。”

    ……

    路世恒放下电话时,长长地叹了口气。

    ……

    过了两天,从监狱里面传出消息,Richard在狱中咬舌自尽。听说他死的时候穿戴整齐,站得很直,手里胸前的狱服口袋里还放着路世恒的一张照片。

    路世恒入院将他的骨灰接回去,安放在了路家的坟墓里。

    ***

    两个月后,梅诗雪又怀孕了,她怀的是一个女儿,路世恒给她起的名字叫做田小路。

    梅诗雪的漫画越来越好,两年后,《最佳辩手》完结后,她如愿终于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少年Jump》周刊杂志社,成为了周刊《少年Jump》里的一名美女漫画家。这次,她的作品名称是《我们的辩论没有终点》。名字听起来好长,好在在日本,这样题目很长的漫画名称很常见,所以大家都没有吐槽的。

    路世恒正式当了一名画家,卖画为生。他的画很受欢迎,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世界级大师的名气了,每幅画都能卖出很多钱。

    ***

    过了十几年,田宇轩上大学了。他放弃了MIT的邀请,选择了他的父母就读的大学就读。

    一天,穿着黑色衬衫、灰色连帽毛衣开衫、黑色修身长裤的田宇轩背着单肩休闲的方形包悠悠哉哉地走进了教室。他依旧选择了教室的倒数第二排的一个位置。把包一扔,就倚在椅子上拿起手机来玩游戏。

    早早就来了的他们院的另一个专业的少女坐在最后一排,她痴痴地看着田宇轩,脸上泛起了花痴的笑容。她先是拿手机拍了几张田宇轩的照片后,给她的好闺蜜发微信,“亲爱的,轩轩今天没有戴黑框眼镜,他戴的是隐形眼镜,好帅的!”

    她的闺蜜回她,“好啊,你就好好地替我上课,然后顺带着好好地看轩轩吧……哦,不对,是你好好的看轩轩,然后顺带着替我上课吧。”

    ……

    田宇轩的朋友走过来,田宇轩早就用他的包占好了座。朋友在田宇轩身边坐下,回头看了眼最后一排的少女,皱了下眉,凑到田宇轩耳边小声说道:“田宇轩,我觉得这个老是来咱班替课的女的……多半是冲着你来的。”

    “不知道。”田宇轩玩着手机。

    “你别这样啊,”朋友趁机撮合道,“我看这女的长得不错,要不你就跟人家好了得了。”

    “我不想找对象,”路世恒懒懒地说道,“谈恋爱不好玩。”

    朋友撅了下嘴,“切,你不就是被你高中时的那个女朋友甩了吗?都一年多了,你不至于就在这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吧?我看后面那棵就不错,你去吊吊试试呗?”

    “你去死吧。”田宇轩冷冷地说道。

    田宇轩放下手机,回头看了眼那个少女。少女发现路世恒回头看她,赶紧低下头装作玩手机,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她跟我妈挺像的。”田宇轩回过头,对他的朋友笑道。

    “你妈?”轩哥难道是有恋母情结吗?

    “对,我妈。”田宇轩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右脸颊的酒窝醉人而又迷人。

    ……

    少女又拿起手机准备偷拍田宇轩……

    ……

    校园里,一段新的暗恋与倒追的故事,即将拉开序幕……

    • 慕斯蛋糕

      慕斯蛋糕

    • 芝士蛋糕

      芝士蛋糕

    • 奶昔蛋糕

      奶昔蛋糕

    • 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

    • 慕斯蛋糕 相当于100点 书币
    • 道具捧场后将获得对应的粉丝值奖励

    作者相关

    胥鞍

    作者:

    胥鞍

    胥鞍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