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冷血总裁宠妻成瘾

    现代言情|46134次点击|799325字

    冷血总裁宠妻成瘾
    46134 点击 我要收藏
    42 人在追
    丫的,她居然成了女版Edison,艳照都登到杂志上去了。至此以后,她的悲惨命运就开始了,被未婚夫抛弃,爹不疼姐不爱的,更可恨的是,某无耻的男人居然还阴魂不散地缠着她,百般折磨她。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可是冉亦贝,全民女神,这点挫折就让她退缩可还行?刷宝卖萌装可怜,有谁还能比她更在行?“剃掉好像变得有点娘哦。”她看着满脸刮胡泡的他啧啧道,然后走出了卫生间。“冉亦贝你找死是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到底娘不娘。”他扔下了手中的剃须刀,冲了出去,直接将她扑…
    冷血总裁宠妻成瘾为作者马语孝的虚构作品,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最新章节试阅

    落落在心底鼓掌撒花。

    爹地,你交给落落的任务女儿完成了。

    落落是开心了,可冉亦贝却越来越打蔫了。

    把落落送到幼儿园之后,她就跑到了工作室。

    这几天因为池炫野的事,那张设计稿一直都没能修改到她满意。

    她看着设计稿,又想起了落落的话。

    难道,真的要让她在自己的梦想和家庭之间做一个选择?

    这是不是每个女人都会面临的难题啊?

    也不对啊,林紫琪就没有,她现在都已经是一个女强人了。

    可是,像任念蝶那样,在家相夫教子,也很幸福啊。

    她真的进退两难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先把这次的发布会搞好再说吧。

    下午四点的时候,冉亦贝去接了落落,又到超市买了菜就直接回家了。

    家里还是空荡荡的,他没有回来。

    这两天一直都是桂嫂上来准备三餐的,说实话,冉亦贝突然觉得桂嫂做出来的东西不适合她的口味。

    晚上,把落落哄睡着了已经九点多了。

    冉亦贝回到卧室,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池炫野,大骗子!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夫妻之间没有不吵架的,你这算什么?”她爬上床,对着池炫野的枕头一阵猛砸,砸着砸着就流泪了,好像挨打的是她自己一样。

    不知道哭了多久,冉亦贝终于哭累了,倒头就睡。

    睡梦之中的她,渐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她的身子也越来越热。

    “嗯……”她忍不住嘤咛出声,翻过身子,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屋内还是昏暗一片,冉亦贝却在睁开眼睛之际对上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她想尖叫,刚张开嘴,就被堵住了,呜咽声被身上的人全部吞了下去。

    冉亦贝突然又想哭了。

    这个人是谁她当然再熟悉不过了,他的气息,他的体温……她思念了足足一个礼拜。

    这漫长的一个礼拜啊……虽然前三天她也觉得这来之不易的自由挺好的。

    可是,此刻的她,再也不想要什么自由了,她只想被这个男人困一辈子。

    “想我了吗?”他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她的脸颊,热气都喷到了她的脸上。

    冉亦贝点头,环上了他的脖子,“想。”

    “有多想?”他还在磨蹭,声音一点点沙哑下来。

    这一个礼拜,他真是过得太艰难了。

    “很想,非常想,超级想,想得我都要死了。”冉亦贝捧着他的脸颊,微微扬起下巴将唇凑上去,吻着他,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勾着他湿热柔软的舌头,轻轻地含在嘴里吸。

    池炫野再也等不及了,先把自己剥了个精光,紧接着开始扒她的衣服,然后打开了壁灯,目光在她的脸上流转,带着深深的眷恋。

    “你打算就一直看着我?”冉亦贝撅着嘴,一个劲儿地蹭着他。

    这么多天了,她也好像要他啊。

    “求我。”池炫野笑,就是不动。

    “求求你,老公,求求你快点给我,好不好?好想要啊……”冉亦贝的声音如猫叫一般,勾魂的力量可不是一星半点啊。

    她毕竟也是快三十的人了,也不会像之前那么害羞了。

    “好,这就给你。”池炫野也早就忍不住了,只是心底多少还有点火,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多大的火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老公,你又厉害了,好厉害!”冉亦贝继续猫叫,专挑池炫野爱听的话说。

    他们吵架那天,什么难听的话她都说出来了,是该补偿补偿他了。

    池炫野一听到她的夸奖,更来劲儿了,死在她身上的心都有了。

    一直做到天亮,池炫野才过足瘾,放冉亦贝睡觉,自己冲洗了身子,下楼准备去了。

    今天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两个人早就研究好了,不用太隆重,就请一些好朋友到家里来吃饭,聚一聚就行了。

    成尚宇又趁这个机会狠狠地敲了一次竹杠,说不太隆重也可以,但今天三餐他们必须都负责。

    冉亦贝也没跟他计较,就答应下来了。

    约好了八点他们过来吃早餐的,现在六点多了,是该准备一下了。

    七点五十的时候,大家伙就都来了,池炫野也已经准备完了,现在就差女主人还没起床了。

    “落落,你先招呼一下大家,我去叫妈咪起床。”池炫野拍了拍落落的小脑袋,“噔噔噔”上楼了。

    冉亦贝在床上睡得正香呢,小脸上仍旧泛着潮红。

    池炫野嘴角微微扬起,温柔得逆天,爬上床将睡得沉沉的小宝贝搂在怀里,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唤着,“老婆,该起床了,他们都到了。”

    睡梦之中的冉亦贝,本能地朝他的怀里钻了钻,小鼻子隔着薄薄的衬衫无意识地蹭着他的胸膛。

    池炫野只觉得耳边一声轰鸣,全身的血液开始倒流,体温渐渐升高,最后变得滚烫。

    冉亦贝又在这个时候不怕死地嘤咛了一声“好热”。

    池炫野告诉自己,这他要是还能忍下去的话,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老婆……”他又唤了一声,声音柔得要滴出水来一般,扳正她的身子,低头就开吻。

    冉亦贝睡得正香,突然被打扰,有些委屈,憋着嘴呜咽了几声,身上的不明物体温度更高了,连呼吸声都震耳欲聋的。

    冉亦贝缓缓地睁开了酸涩的眼睛,泪水立刻流了出来。

    池炫野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口中,她本能地吸住,又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之后,成尚宇终于等不下去了。

    这都饿着肚子呢,那对夫妻怎么还不下来?

    “我就叫他们。”成尚宇“噌”的一声站起,在全振燮震惊的眼神中几步上了楼。

    池炫野和冉亦贝的房间是在最里面,他走了没几步,隐隐约约听到有什么不对劲,再往前走了几步,终于,恍然大悟。

    成尚宇贱笑一声,鸟悄地来到了两个人房间门口,拿出了手机。

    终于开饭了。

    池炫野和冉亦贝在一众暧昧的目光中大大方方地落座,优雅地拿起刀叉。

    “嗯,这个我做得真不错,老婆,给。”池炫野将自己咬了一口的火腿递到了冉亦贝的嘴边。

    “她自己不是有吗?”成尚宇津了津鼻子,一脸嫌弃。

    “闭上你的狗嘴吃饭。”池炫野没好气,却仍旧笑眯眯地看着冉亦贝。

    成尚宇果真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一边的林紫琪看了他一眼,不让劲儿了,放下手里的刀叉冲池炫野吼,“闭上嘴还怎么吃饭啊?我还在这呢,你态度好点,打狗也得看主人吧。”

    “就是。”成尚宇一下长了威风,挺直胸膛随声附和。

    全振燮一脸黑线啊,刚露出想要说话的神情,一边的任念蝶先开口了,“老公,我也想要这样的一只狗。”

    成尚宇慢半拍,嘟着嘴向林紫琪装可怜,“老婆,他们欺负我。”

    “明明是你老婆先欺负你的。”落落看不下去了,每次她的尚宇叔叔一卖萌,她鸡皮疙瘩掉的都少了好几斤秤了。

    “落落,可以吃了。”冉司雅将切好的煎蛋火腿什么的递到了落落的面前。

    落落再也不顾成尚宇青红皂白的脸色了,低头吃饭。

    “哈哈,爸爸,你的脸歪了!”浩浩指着成尚宇的脸,笑得前仰后合的。

    果然,他还是爱看自己爸爸丢脸的样子。

    成尚宇顿时一口血卡在喉咙处,差点就身亡了。

    罪魁祸首还是池炫野,很好,他也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落落和浩浩还有沐沐三个小孩很快就吃完早餐了,跑到游戏房玩去了。

    成尚宇见时机成熟,拿出了手机,尽量平静地说:“对了,炫野,有样东西要给你,我现在Email给你。”

    “什么?”池炫野正在给冉亦贝擦嘴呢,然后回头看了成尚宇一眼。

    “你手机呢?”成尚宇起身离开了餐厅,在客厅的茶几上找到了池炫野的手机,递给了他。

    池炫野接过,文件已经发过来了,是一段录音。

    “是什么,我看。”冉亦贝好奇心重,立刻夺过池炫野的手机,下载了播放。

    手机里先是一小段唦唦的声音,然后……

    “啊……炫野不要了……我不行了,求求你……不要了……”这一听就是冉亦贝的声音。

    “乖,很快,再等一下……”这个声音呢,当然是池炫野的啦。

    餐厅里顿时沉默了几秒,紧接着传来了林紫琪哈哈大笑的声音,任念蝶尖叫的声音,全振燮忍俊不禁的声音,冉司雅咳嗽的声音,桂嫂倒抽气的声音……

    最嚣张的声音还是来自成尚宇的,“啊,好害羞啊,怎么会是这样,这是什么东西啊?”

    再看看冉亦贝,一张精致的小脸早已红得滴血,愣愣地坐在那,眼睛一点点湿润下来。

    池炫野反应快,一把夺过冉亦贝手里的手机,关掉声音,冲全振燮使了个眼色,狠戾地说道,“成尚宇我他妈今天不揍你是不行了,振燮,上!”

    成尚宇惊呼一声,一张脸都吓绿了,连忙起身往外跑。

    林紫琪看着自家男人那副熊样,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作孽,不可活。

    她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冉亦贝在成尚宇一声一声跌宕起伏的惨叫声里,低下了头,将脸埋进了自己的手心里,呜咽地哭了出来。

    这以后她还要怎么见人啊?

    冉司雅在一边扶额。

    作为当事人的姐姐,她不说点什么实在是说不过去了,所以,她放下了手,将自己的担忧表达出来,“犯下奇耻大辱,你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冉亦贝又是一声呜咽。

    都是池炫野不好,都怪他,这架,不吵是不行了!

    • 慕斯蛋糕

      慕斯蛋糕

    • 芝士蛋糕

      芝士蛋糕

    • 奶昔蛋糕

      奶昔蛋糕

    • 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

    • 慕斯蛋糕 相当于100点 书币
    • 道具捧场后将获得对应的粉丝值奖励

    作者相关

    马语孝

    作者:

    马语孝

    马语孝的其他作品

    • 萌宝妈咪:老公轻点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