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狼性总裁的小心肝

    现代言情|114910次点击|1529576字

    狼性总裁的小心肝
    114910 点击 我要收藏
    88 人在追
    他不是爱好男人吗?为么对她又摸又亲,很别扭的好不好? 生怕伤了他的自尊心,她说话极其小心:“其实男人爱男人......” “谁跟你说我爱男人?”他不顾形象地咆哮声差点震坏她可怜的鼓膜,哎,一说这个他就不淡定了...... “其实真爱是不分种族不分性别的,我能理解你。”她小声说,他忽然邪恶一笑:“过来,白痴,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狼性总裁的小心肝为作者温煦依依的虚构作品,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最新章节试阅

    毕竟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童文雅也很是珍视两个人这来之不易的感情的,俗话说得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这份感情,两个人谁也放不下。

    “好,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听了童文雅的话,淳于辰一直悬在半空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嘱咐了童文雅好好休息,又在童文雅的额头落下了重重的一吻,这才大踏步的去到了车研秀的屋子当中。

    而此时此刻的车研秀正在屋子里面好吃好喝的看着电视,吃着葡萄,看起来是无比悠闲的样子的。

    很多时候车研秀都在想,倘若没有方诗晴这样好的家世存在,或者是没有童文雅这样的所谓真爱,按照淳于辰的财富,那她车研秀还真是觉得这样的男人嫁了也不错,至少一辈子不愁吃喝,也不用自己去赚钱,既是高富帅,又是用情专一的,这样的好男人,现在还真是屈指可数的。

    淳于辰一手推开了车研秀的房门,看着车研秀现在的做派,心底很是不屑,在淳于辰的眼睛里,只要去做了亲子鉴定,那么这个女人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可以赖在淳于家不走的资本了。

    “收拾一下,跟我去医院,我们现在就走。”

    车研秀怎么都没想到淳于辰会如此急躁,想来也是,在自己深爱的女人面前,肯定是要尽全力的证明自己的清白的,只可惜淳于辰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这么急?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不然其实我也无所谓的,反正像你们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身侧都是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其实你看我,我长得也不丑是不是?不比童文雅差到哪里去的。”

    车研秀一边说着,还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很有挑逗意味的用自己的身子磨蹭着淳于辰的胸膛,希望可以让淳于辰多看自己一眼,但淳于辰的心里就只有童文雅一个人,其他的女人就是再怎么的好看,再怎么的漂亮,都不能入了淳于辰的眼睛当中去。

    “自重!在我眼里,你跟文雅压根就不能相提并论,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知道你不过就是为了钱,只要你现在肯离开淳于家,我可以给你一笔钱的。”

    听着淳于辰的诱惑,车研秀确实也是有些动摇的,淳于辰都已经这么说了,何况她来这里确实也是为了钱,只要有钱赚,不就行了,至于钱是谁给的,那压根就不重要。

    但是车研秀又想到了方诗晴的手段,还是有些打了退堂鼓的,摇了摇头,拒绝了淳于辰的建议,转身去了更衣室换了衣服,蹬了高跟鞋出来。

    “我们走吧,免得让你等急了,我知道,你想要看结果想疯了。”

    其实车研秀在心里面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检验结果的,她想亲眼看到淳于辰和童文雅两个人失控的场面。

    淳于辰低着头,看着车研秀脚上的尖细高跟鞋觉得有些眼眉突突的跳着。

    接连等了几天,当淳于辰看到了亲子鉴定的结果的时候,下意识的以为是拿错了结果的,不停地质问着医生,却没想到得到的是医生否定的答复,这让淳于辰觉得如同是五雷轰顶。

    “你看,我说这个孩子是你的,你还不肯相信,我可要回去养胎了。”

    说完,车研秀也没有再去理会淳于辰的反应,踩着高跟鞋转身回了淳于家。

    看到童文雅的时候,车研秀顺手将手上的报告单塞入了童文雅的掌心,有些趾高气扬的往楼上走去。

    童文雅看着所谓的结果,只觉得自己脑袋有些发蒙。原来那个孩子真的是淳于辰的,可笑的是她还妄想着给他一次机会。

    “文雅,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淳于辰用力的敲打着童文雅的房门,可是童文雅的房门却一直都是紧闭着的。

    终于童文雅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也不等淳于辰解释,一个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淳于辰,我们结束了。”

    神色平静的童文雅甩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碰的一声再次将房门牢牢地关上,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方诗晴给看在了眼里,只觉得格外的痛快的。

    “这件事你做的很好.”

    童文雅和淳于辰的关系才是刚刚的好转起来,现在却因为这件事而再次变得不可调和,不得不说,果然是造化弄人的。

    淳于险峰告知给淳于烈他们之间如此,出了个主意让淳于烈将宋承嗣招聘进来淳于家做个保镖。

    淳于家是名门望族,自然对淳于家的特别保镖也是要求严格的,宋承嗣本来并不愿意搀和进这一摊浑水来,但毕竟吃人手短,拿人手软的,这有些事情本来就是这样。

    “童小姐,你好,我叫做宋承嗣,很高兴认识你。”

    宋承嗣给人的感觉格外的好,对待其他人呢也是格外的有礼貌,时间一长,每当童文雅觉得不开心的时候,宋承嗣也总会变幻出一些新鲜花样来让童文雅开心,而他们之间的互动如此之密切,淳于辰的心里可就不乐意了。

    “我警告你,距离文雅远一点,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识相的现在就离开淳于家,离开文雅的身边。”

    趁着童文雅不注意的时候,淳于辰终于还是克制不住的将自己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统统的都给说了出来,他无法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关系如此密切,何况宋承嗣绝没有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辰少爷,你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文雅又还没有结婚,你凭什么限制她的自由?”

    淳于辰本来还想着要好好的跟宋承嗣谈一谈条件的,可是如今看着眼前的宋承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心里的火也是蹭蹭的往上蹦出来。

    “就凭我是她的男人。”

    宋承嗣听了之后,只是呵呵一笑,神情很是轻蔑,这也恰恰刺激了淳于辰,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的和宋承嗣两个人扭打了起来,幸亏还是童文雅及时赶到,阻止了这一场闹剧。

    “你够了!淳于辰,我就是爱着宋承嗣,我就是比较喜欢他,你又能怎么样?”

    童文雅看着淳于辰如此,也是当着淳于辰的面热烈的亲吻着宋承嗣的面颊,丝毫不加避讳的,如此一来,更是让淳于辰怒火中烧,当场便是将童文雅拉扯回了他的怀里,任凭着童文雅如何的挣扎,就是不肯放手。

    一夜之后,童文雅狠狠的左右开弓的给了淳于辰两个巴掌,淳于辰被打蒙了。

    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淳于家,方诗晴一直都害怕淳于辰会想不开,一路悄悄的跟随着淳于辰。

    当她看到几个壮实的男人朝着淳于辰扑上去的时候,整个人的大脑都放空了,想也没想的为淳于辰挡了一下,幸亏只是划伤了手背,并没有其他的伤痕的。

    “诗晴?”淳于辰有些惊讶的看向了方诗情的方向。

    方诗晴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的淳于辰,现在她的心里都还吓得慌,方才也是本能反应而已,但是接下来淳于辰的话彻底的让方诗晴感动的差点就哭了出来。

    “诗晴,我们结婚吧。”

    方诗晴自然是一直想听这句话很久了,如今终于还是有了这个机会,自然也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忙不迭的点头。

    淳于辰和方诗晴的婚礼定在了这个月的初五,据说是个好日子,也是让方诗晴觉得这是一辈子最重要,最开心的事情。

    当她正在新娘更衣间化妆的时候,淳于朗出现在方诗晴的面前,看着眼前的方诗晴,笑的有些深沉。

    “你来做什么?不管你有什么样的企图和居心,我爱的只有辰。”

    方诗晴还在以为他是过来对自己表明爱意的,但是淳于朗只是觉得她幼稚而又可笑的,只是扔了一句话扬长而去。

    “从前我喜欢你,看起来是我眼瞎了,偷了别人的幸福,方诗晴,你也不过如此。”

    方诗晴看着扬长而去的额淳于朗,只是觉得他今天来是为了给自己添堵的,不过她也不甚在意,只要过了今天,她就是淳于辰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南宫哲看到童文雅这么消沉的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还是不愿意违背自己的本心,告知了童文雅事情的所有真相,童文雅慌忙拦了计程车直奔他们的婚礼现场。

    “你不能跟她结婚,辰,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爱我还是爱着她?”

    一瞬间,婚礼现场都是有些乱套了,正好这个时候何文博也送了淳于辰一份文件,淳于辰潦草的翻了翻手里的文件,脸色变得很是僵硬,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方诗晴的方向。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在他不知道的角落里,方诗晴做了这么多的让他无法理解的事情。

    看到淳于辰变得很是难看的脸色,方诗晴第一次的有些慌了神了,连忙扯住了淳于辰的胳膊,“辰,你不要被他们给骗了,他们就是不想让你娶我,才会弄出了这么多的幺蛾子的。”

    看到方诗晴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狡辩着,淳于辰怒极反笑,一下子甩开了方诗晴,脸色很是阴沉,“方诗晴,你连这里面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知道别人在污蔑你?还不是你违心的事情做得多?”

    听了淳于辰的话,方诗晴哆嗦着嘴唇,泪水在眼角聚涌到了一起,张了张嘴,似乎是还想着要狡辩。

    不过这一次淳于辰没有给她狡辩的机会,就把他手里面的文件一下子甩在了方诗晴的面前。

    直到这个时候了,方诗晴的心里面还抱着一丝丝的侥幸,哆嗦着手翻开了文件,等到看清楚上面写的什么的时候,脸色变得一片的苍白,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其实早在准备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就已经准备好了被发现的心理准备了,只不过没有想到就连婚礼还没有进行到一半就被无情的揭穿了。

    反正已经没有了嫁给淳于辰的可能了,再加上看到童文雅和淳于辰两个人亲亲密密的样子,方诗晴终于有些崩溃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是,这都是我做的,可是淳于辰,你摸着良心想一想,我做这一些还不都是为了你吗?你怎么能够这样呢?”

    淳于辰现在满心满眼的都是面前的小女人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失控了的方诗晴,任凭方诗晴在面前再怎么的咆哮,他都没有再去搭理。

    方夫人一看到自家的宝贝女儿这么失控了,赶紧走上前去和方可欣两个人把方诗晴给拉了下去了,可是哪怕是她们走远了,方诗晴那失控的哭喊声还回荡在大家的耳畔。

    淳于辰有些爱怜的伸出手来抹了抹童文雅的脸颊,语气里面满满的都是愧疚,“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像是丧失了语言功能了一样,淳于辰翻来覆去的只会说这三个字了。

    淳于烈看着他们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在那里相拥在一起,面色更是变得铁青一片了,可是碍于满场的达官贵人,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表情,往高台上走去。

    正要开口,他就看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孙子揽着童文雅那个女人往外走去,淳于烈当下也就顾不得脸面了,把手里的拐棍往地上狠狠的一戳,“淳于辰你个不孝子孙给我站住。”

    毕竟那是他的爷爷,淳于辰哪怕心里面再怎么的不满,也停下了脚步,刚要转过身子,就听到他的爷爷的吆喝声从身后传了来。

    “淳于辰,你今天只要走出这里半步,不娶方家的人,那你以后就再也没有了继承淳于家的资格了,甚至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了。”

    听着爷爷的话,淳于辰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安抚性的摸了摸方诗晴的发顶,这才转过身子,“爷爷,我这三十年来,一直都是按照着你的想法过活着,我也累了,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这条命你拿去,可是要我和文雅分开的话,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答应你了。”

    说完,淳于辰低下头去看了看怀里的童文雅,就看到她也朝着他笑了笑,心里的意念也更加的坚定了。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很是坚定的朝着淳于烈的方向一起说道,“哪怕是死,我们也要永远在一起。”

    说完之后,两个人也没有再等着淳于烈反应过来,手牵手的就往外面走去,越到了门口的地方,两个人的脚步就越发的轻盈,满场只留下了两个人的幸福的笑声。

    自从离开了那场婚礼之后,两个人就过起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了,淳于烈也像是下了狠心一样,无处不在的追杀着两个人,不过就好像是在戏弄两个人一样,每每在紧要关头,他们就会收了手。

    时间久了,两个人也就知道了,其实淳于烈是在打心理战术,若是真的强势的分开两个人的话,心里面必定都还会再有念想的,可是这种高度紧张的生活两个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心理崩溃的,到时候自然就会缴械投降的。

    童文雅有些无奈的窝在淳于辰的怀里,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他们暂时寄居的屋子外面传来了车子的引擎声。

    童文雅有些绝望的看向了淳于辰的方向,嘴唇一片惨白,淳于辰有些心疼的把童文雅揽在了怀里面,看向了往屋子里面走来的淳于烈和淳于显锋。

    两个人的逃亡日子也过够了,淳于辰决心哪怕是被抓了回去了,他也绝对不会妥协的,也绝不会放开童文雅的。

    听了淳于显锋的话之后,两个人都楞在了那里了,有些傻傻的看向对方,眼睛里面都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童文雅竟然是方家的女儿?

    淳于烈看到淳于辰紧紧地护着童文雅,眼里还有着警惕,淳于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爷爷,我爱文雅,两个彼此相爱的人有什么错,既然文雅也是方家的人,我希望你可以成全我们的感情。”

    淳于烈终于还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从前他一直都想撮合方诗晴嫁入到他们淳于家,没想到兜兜转转的,现在反而得到了童文雅是方家人的消息,只瞧着淳于烈背过了身子,似乎是极为疲惫的。

    “爷爷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爷爷不管了,挑个日子结婚吧。”

    婚期定在了这个月的初五,是黄历当中的好日子。

    童文雅终于还是认祖归宗了,恢复了她身为方家人的身份,婚礼举行的这一天,阳光格外的明媚,身穿洁白婚纱的童文雅和身穿燕尾服的淳于辰两个新人步入了教堂当中。

    当神父对他们彼此问起了可愿意彼此结为正式合法的夫妻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挂起了幸福的笑容,身后的小柯基很是适当的向空中抛洒下了玫瑰花瓣,踩着教堂的钟声婚礼进入了高潮当中。

    淳于烈和淳于险峰坐在下面看着上面一对布满幸福笑容的小夫妻,也是彼此互相一笑,从前的事情都该结束了,未来将会是新的开始!

    • 慕斯蛋糕

      慕斯蛋糕

    • 芝士蛋糕

      芝士蛋糕

    • 奶昔蛋糕

      奶昔蛋糕

    • 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

    • 慕斯蛋糕 相当于100点 书币
    • 道具捧场后将获得对应的粉丝值奖励

    作者相关

    温煦依依

    作者:

    温煦依依

    温煦依依的其他作品

    • 豪门溺爱
    • 首席逼婚:爱妻别想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