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大唐之邪神风流

    武侠仙侠|74次点击|866187字

    大唐之邪神风流
    74 点击 我要收藏
    0 人在追
    一次意外诸葛流云获得了神功,通过商朝一件古鼎来到大唐双龙传里的平行空间,诸葛流云随心所欲,用种种卑鄙无耻的手法将大唐里的漂亮美眉打尽,大享受齐人之福,与李世民、王世充、李密等等乱世枭雄争霸天下。将双龙收做徒弟,将杨广的后妃收做小秘,什么喧哗夫人等绝世美女,精彩不容错过,请各位大大进入书中尽情游览,不尽YY,不尽风流……最后回到洪荒尽情猎艳。
    大唐之邪神风流为作者翠微居的虚构作品,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最新章节试阅

      三日后,几大番王同时出兵,与赵逍遥一同前往滇国,几大番王同时出兵围向滇国,而赵逍遥自然是领军人物,不过赵逍遥并没抛头露面,只是随着庄夫人几女一起走,当然娜采采自是相伴左右,这小妮子是分外痴缠,初尝果自是难以忍耐,白雅雅也是被赵逍遥好好的滋润了,现在更是充满少妇风韵。

      滇国兵力原本就不是很多,主要是李家在背后支持,李期现在虽是滇王,不过他可没有多少兵力,只有李权李令会派出几万援军,只不过赵逍遥有了两个修炼魔功的下人,自然是有多少病例死多少,而几位番王出兵,帮助庄夫人夺回滇国可谓名正言顺,在表面上楚国内无论李令或春申君都无法阻止,更何况赵逍遥这次先斩后奏!

      如赵逍遥所想,以赵逍遥的兵法谋略轻松让番王军队击破滇国防线,李期可是头大不已,已经命令军队退守王城,现在他根本无法求援,而且楚国军队也因合纵而派遣了不少兵力,即使来支援也不会有很多人的,如今他只好退守,以作最后一搏,不过注定他是要失败的!

      “我潜入王城里,大开城门,各番王直接带兵攻进来,我可没时间与李期玩游戏,要速战速决,你们就等着我回来吧!”

      赵逍遥对着庄夫人五女道。她们住在远离王城的军中营帐内,李期已成瓮中之鳖还有何可担心的呢?

      庄夫人眼中满含柔情,只是娇声道:“小心!”

      赵逍遥点头,对着众女一笑脸,便离开。挑选了几名悍将精锐直接入城,不过当赵逍遥出发时,娜采采硬是要跟来,她对赵逍遥发动柔情攻势,赵逍遥抵挡不住,只好带着她一起去了,不过也不让她离开赵逍遥的身边。

      赵逍遥带着人趁夜,轻松翻过高墙,直入王城内,赵逍遥搂着娜采采的蛮腰,漫步走着,同时手一挥几人立刻领命而去,化成黑影向四方城门而去!

      “你刚才怎么做到的?那么高的城墙,就这么一跳像鸟一样飞了过去,好厉害啊!”

      娜采采俏脸兴奋的道。

      “放心,跟我多欢好,我到时就能教你这种本领了!”

      赵逍遥哈哈一笑,香了口她的脸蛋道。

      赵逍遥抱着娜采采,似脚踏云朵的仙人一般,从空中落入王宫内,以赵逍遥的本领,那些巡逻的士兵连赵逍遥的影子都难发现,赵逍遥带着娜采采飞到议事厅的房顶上,揭开瓦盖,就见到李期正头大如斗与他那些臣下亲信商议如何解决眼前危机。

      赵逍遥有了个刺激的念头,抓着娜采采的,轻咬着她的耳垂道:“我们到滇王寝宫去偷情一番,一定很刺激,想不想试试?”

      娜采采闻言,俏目发亮,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道:“好啊!我还没试过在王宫里偷情呢!”

      真是一拍即合,赵逍遥立刻带着娜采采飞到滇王寝宫内,果然富丽堂皇,王宫就是王宫。赵逍遥压着娜采采日渐丰腴,充满成熟少妇风韵的,立刻来劲了,拉下榻帘,立刻除去两人衣服,两个人便开始疯狂,将这龙榻上的被子单子都蹂躏得不成样子,娜采采更是大胆,毫无顾忌浪叫……

      李期疲惫的返回寝宫,却见自己滇王寝间灯光明亮,大惊之下立刻进入,不过当他进入后,见到的却是已经激战完毕穿好衣服半坐在榻上的赵逍遥与娜采采。李期大怒道:“尔等何人,竟敢深夜闯入本王寝宫,该当何罪?”

      说着,眼睛还充满亵目光盯着风情万种的娜采采。

      死到临头,还如此贪恋美色,毫无救药,冷哼一声,赵逍遥隔空点住他的穴道,李期立时惊惧不已却发现连话也说不出,赵逍遥搂着娜采采走到他旁边冷声道:“死到临头还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不知死活!”

      李期眼中现出极度恐惧的神色,娜采采连眼角都懒得看他一眼,赵逍遥抱着娜采采走到门口,此时只听外面杀声阵阵,一条条长龙般的火把照亮王城内各处,赵逍遥用一种很“不好意思”的语气对李期道:“我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派人打开了四方城门,番王军队已经攻进来了,你们完了!哈哈……”

      赵逍遥大笑而去,娜采采小鸟依人在一旁,从赵逍遥出去的这一刻代表着滇国正统王族重夺回滇王之位!

      滇国正统王室重新坐上了王位,李期被斩首示众,庄夫人立刻以正统之名,将旧将老臣从四处招回,再者有几地番王之助,滇国证据立时稳定下来。

      这日晚赵逍遥与娜彩彩到处游览,来到滇国附近的一座小城,里面有家客栈,只是几乎没什么人住,赵逍遥一接近这家客栈,就感觉大不对头,便对娜采采道:“我们不住这客栈,悄悄进去看看,我觉得里面有事发生!”

      娜采采似乎也觉得这客栈令她感觉不舒服,与赵逍遥多次欢好后,她的体质已经被改造了大部分,算颇有内力,感觉自然灵敏多了!

      赵逍遥两人悄无声息进入客栈内,赵逍遥有种异样的感觉,便对娜采采道:“你先在这等等,我到那看看再说!”

      娜采采乖巧的点点头,站在原地等赵逍遥,赵逍遥转身人影一闪就朝一偏僻角落而去。

      赵逍遥还没靠近就感觉到一股死气,转过一间柴房,后面的偏僻角落堆了一大堆尸体,看他们的穿着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家将,赵逍遥仔细观察发现这些人全都是被灌了迷药,然后一剑封喉致死,看来客栈里必出大事了!

      赵逍遥返身回来,将情况简单的向娜采采说了一遍,娜采采忙道:“我们快去看看吧,那些人的主子肯定在客栈里,十分危险!”

      赵逍遥点头从客栈后门进入,里面果然没有客人,只见往楼上厢房的楼梯口有两人在把守,而他们的谈话更是引起赵逍遥的注意!

      “头儿这办法果然好!给那娘们吃了药,等会药性一发作,到时……嘿嘿!”

      “上头吩咐要把那娘们带回去,不过她长得那么美,要是就这么送回去太可惜了,还好她不是,只要爽完了好好善后,上面也看不出来,便宜了我们,嘿嘿!这么个大美人,没想到我们也能上!”

      “那药无色无味,现在那娘们应该差不多发作了,那药性大得惊人,保管那娘们连寻死的念头都生不出来,石女也要变荡妇,到时我们哥儿几个还得轮番上去呢!哈哈……”

      两人肆无忌惮的笑着。

      赵逍遥心中冷哼,怒火直窜,手中一抖,一把三着寒芒的剑从袖中滑出。银光一闪,赵逍遥一剑将正在笑的两人一剑封喉致死,娜采采忙道:“快上去看看,千万别让这些贼人玷污了人家清白!”

      赵逍遥飞快上楼,立刻就感应出哪间房有人,毫不客气踢开门,就见房中榻上有一女子躺着,娇躯不安分的蠕动着,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刚迫不及待了自己的衣服,准备上榻去那女子的衣服时就被我突然闯入而打断了!

      赵逍遥不给那男子任何说话机会,寒芒一闪,他已身首异处,西至于打出一道腐蚀性的气劲,立刻将他的尸首腐蚀得连渣都不剩,赵逍遥先退了出来,对娜采采道:“你先照顾一下她,我去把其他人给解决掉!”

      娜采采进房,来到榻上,只见那美女粗重娇喘着气,浑身发烫,双手不停着自己的与两股之间的神秘地带,显是媚药发作,药性果然厉害,似乎连神智也不清,只知一味索求上的!

      过了片刻赵逍遥就回来了,娜采采见赵逍遥眼中怒意,她从未见过便问道:“怎么了?”

      赵逍遥坐到榻旁,拿出一封密函道:“这是清秀夫人,没想春申君对清秀夫人垂涎已久,故趁此兵荒马乱之际,命人神不知鬼不觉掳走清秀夫人,真是阴险狡诈!”

      娜采采看密函也是大骂春申君,随即看着已经泛滥不堪、情动如潮的清秀夫人对我道:“清秀夫人怎么办?”

      赵逍遥摇头无奈道:“只有合体交欢,以泄她的,别无他法!不然她定会焚身!”

      清秀夫人本是久旷之身,心火被她的坚强意志压住,但她正值狼虎之年,需求之大可想而知,而最麻烦的便是现在又让她服了如此强烈的媚药,引动心火完全爆发,大生,赵逍遥就算治好她的身体,可是治标不治本,这种东西越压抑越会反弹,以后只要她一动情,巨法控制自己的,会沉溺于欲海中,成为真正的荡妇,不可自拔!

      娜采采闻言道:“那楚郎就快与清秀夫人,不然清秀夫人一定会不行的!”

      赵逍遥有些犹豫,清秀夫人与琴清一般,以闻名,而赵逍遥这么做,不知道她醒后会怎么样?娜采采见赵逍遥犹豫不决,嗔骂道:“赵郎快啊,这么畏畏缩缩一点也不像你!”

      赵逍遥闻言一震,心中道如果这次不与清秀夫人交欢,反而是害了清秀夫人的将来,赵逍遥怎么能看着她堕落于欲海呢?

      赵逍遥忙上榻对娜采采道:“我这就救她!”

      娜采采很自觉的离间,并随手关好门。

      赵逍遥揭开了清秀夫人神秘的面纱,印入眼帘的是张绝色倾城的玉容。柳叶眉,凤眼微闭,高俏的瑶鼻正粗重呼着气,朱唇一点,薄而,狭长典型的瓜子脸,透着圣洁却又带着一股内媚的风情,配合醉红的,如熟透的苹果,似乎要滴出血一般,动人心弦。

      赵逍遥深吸一口气,解开了清秀夫人的衣裳,顿时只觉眼前一亮,晶莹如玉的此时染上一层动人的红霞,白里透红,全身上下无论是玉臂粉亦或是那纤纤细腰,不多半分脂肪,胖瘦适中。

      眼光扫至之下,几缕秀发随意的披在胸前,赵逍遥用手轻轻拨开,露出了两只精美如玉碗倒置般的娇乳,因为动情已让峰顶的两粒粉红葡萄坚硬如豆粒,颤颤巍巍的酥乳正是神圣的玉女峰,似插云,完美得如同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似乎没有一点瑕疵,清秀夫人檀口一张一合,两只玉手情不自抚上自己胸前两团软肉,娇乳随着她自己的挤压,变换出各种形状,赵逍遥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实在是太完美了!

      清秀夫人圣洁中带着成熟妩媚,绝色容颜因媚药的关系,脸泛之色,活色生香,至极。赵逍遥顺手从她的至没有一丝赘肉的与平坦的小腹上,最终印入眼帘的是那一片黑色的森林,茂密的枝叶似乎在向赵逍遥招手,迎接赵逍遥的进入。

      终于赵逍遥与清秀夫人坦承相对,当赵逍遥着身子轻轻压在清秀夫人身上后,清秀夫人反而一把抱住赵逍遥,多年积蓄的如崩堤一般,似潮水奔流狂泄而出,她的两条的将赵逍遥的腰缠得紧紧,赵逍遥的双手与嘴立刻起来,进攻着她的香唇、以及各处敏感点,清秀夫人如黄河泛滥一般,流出了香甜的汁,赵逍遥喘着粗气,再也忍耐不住,扶正分身,直接挺入清秀夫人的桃源洞,引起清秀夫人一阵满足的,因久未事,清秀夫人那里紧窄如处子一般,使我舒爽不已,激战就这么开始了……

      赵逍遥也不知道与清秀夫人欢好了几次,但是那种滋味使我,而因为媚药的关系,清秀夫人似乎不知疲倦迎合着我!赵逍遥又一次做着活塞运动,清秀夫人在赵逍遥身下婉转娇吟,片刻后清秀夫人的眼中由浓浓转为清澈。

      赵逍遥一见她神色,立刻知道媚药效力已过,此时忙停下动作解释道:“夫人,请别误会,你中了暗算,被人下了媚药,在下不得不这样冒犯!”

      清秀夫人此时简直羞得无地自容,星眸更是羞涩不敢看赵逍遥,只是有些费力的道:“妾身知道……虽然刚才有些迷糊,但发生了什么事,妾身还是清楚的……只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赵逍遥心中微讶,被媚药弄得如此,清秀夫人还能保持脑中清醒,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份坚持与意志却非寻常女子可比!赵逍遥顺手拿过刚才放在一旁的密函交给清秀夫人,同时拔出了自己的分身躺到一边,抽出的瞬间清秀夫人秀眉一皱,毕竟久旷之身,一下子承受如此疯狂的欢爱,当然会有些痛。

      赵逍遥没出声,等着清秀夫人看完。而当清秀夫人看完后,将密函捏得紧紧的,娇躯微微颤抖,玉容不知是后留下的余韵还是因为愤怒而产生的红晕,赵逍遥下意识的搂过清秀夫人的香肩,轻拍她的粉背,此时的清秀夫人显得十分无助。

      清秀夫人抽泣起来,带着哭腔似自言自语道:“我的清白,我的全毁了……别人又会怎么看待我……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清秀夫人……我只是一个荡妇……”

      赵逍遥按住她的香肩,看着她梨花带雨的面容,沉声道:“你不是荡妇!你为何要如此在意世俗的眼光!当年你还不是勇敢的在这个男子当道的社会站出来,为了女人的尊严,与你那斗介分道扬镳,而且不让他进你府门半步,当时的你为何能不顾世俗眼光做出其他女子都不敢做的事?你不正因此而受到所有人甚至楚王的尊敬吗?”

      清秀夫人眼中充满疑惑道:“我……我不是荡妇……”

      赵逍遥郑重点头道:“你不是荡妇,你永远都是那个坚贞不渝的清秀夫人,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改变,你记住,心灵纯洁坚贞,那才是真正的坚贞不渝,上的终究只是最表层的!”

      清秀夫人看着手中密函,喃喃道:“我要回去揭发春申君,我要……”

      赵逍遥抱住清秀夫人,她略微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便任由赵逍遥抱着,现在是最无助的时候,也是侵入她芳心的最佳时刻,赵逍遥是不是有些卑鄙,但赵逍遥确实喜欢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与其让她孤独下去,不如让赵逍遥好好爱她,给她幸福,请恕赵逍遥自私吧!赵逍遥已经决定了!美女吗当然是人人爱吗(众人怒声道:果然够卑鄙!我:那又怎么样?不爽来找我啊,哈哈!

      赵逍遥轻抚着她的粉背,望着清秀夫人道:“你不能回去,你一回去,春申君肯定知道,他决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指证他的。而且现在楚国势力都在李家与春申君手中,他们都对你垂涎已久,你回去根本是蓑入虎口。我能帮你,但我不能一辈子帮你,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必会对付你,他们的狼子野心不用想都知道!”

      清秀夫人伏在赵逍遥怀中,六神无主道:“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赵逍遥心中叹口气,知道清秀夫人受到刺激,又无依无靠,正是最软弱最无助之际,赵逍遥吻了吻她的额头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我要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一辈子照顾你!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到你!”

      清秀夫人一头秀发凌乱披肩,仰起螓首望着赵逍遥,眼中有着犹豫之色,赵逍遥知道她内心中原本所持的道德观念与现在的想法正在激烈对战,她心中充满矛盾,赵逍遥翻身压上清秀夫人,在她一声娇呼中又进入了她美妙的中,清秀夫人脑中立时崩溃,一片空白,什么念头都被抛至九霄云外去了。

      赵逍遥为了能留住她的人和心,只好先上车后补票,反正赵逍遥干这样的事情也已经是熟练无比,她的心中充满矛盾,但赵逍遥也在她心中有占一席之位,如今她如此无助,赵逍遥正好能借机在上完全征服她,让她对赵逍遥无法抗拒,无法离开我,然后再一步步通过她芳心中赵逍遥的影子,将欲转化为真正的赵逍遥,让她真切感受与接受赵逍遥的真爱!

      赵逍遥与清秀夫人又不知道欢好了几次,直弄得清秀夫人浑身酥软无力,整个人被我滋润后散发出无穷的醉人魅力与成熟女人的绝佳风韵,那娇慵之姿,风情万种,比起以前如莲一般的神圣出淤泥而不染,更多出一份妩媚妖娆的媚惑动人风情。

      娜采采终于等得不耐烦了,推开门直接进来道:“赵郎,怎么那么久啊?清秀夫人没事吧?”

      可她刚说完就呆了,因为她见到了此时尽显女人美态与之姿的清秀夫人,哪有以前清秀夫人的样子了?

      清秀夫人见到娜采采进来,吓了一跳,玉脸发烫,哪堪羞涩,立时拿被掩盖住自己动人的娇躯,一半躲在赵逍遥身后,但她眉梢含春,满脸荡漾着妩媚春情,那娇羞之色使她更是倍惹怜爱,楚楚动人之姿连娜采采也为之惊艳!

      “采采,把衣服给我们,我们先穿好衣服,慢慢再说!”

      赵逍遥一笑接触尴尬道。

      娜采采反应过来,将衣服拿给我们,同时帮清秀夫人穿衣,现在清秀夫人精疲力尽,刚才的大战,耗尽了她的体力,所以只得羞涩的让娜采采帮她穿衣服。……

      “不错,既然如此,清秀姐姐就别再管这些不如的人了,以后跟着赵郎,由他保护你,再也没人敢伤害你了。”

      娜采采听完说的话后,忙以“姐姐”亲热称呼清秀夫人,并劝道。

      “我……我也不知道……”

      清秀夫人秀眸中透露出迷茫之色,不知该如何决定。

      赵逍遥一把握住她的柔荑道:“不要犹豫了,就这样吧,跟我们一起走吧!”

      清秀夫人被赵逍遥一握,只觉身体有些发软,闻听赵逍遥的话,竟不由自主的点了下头,赵逍遥立刻将她搂入怀中,清秀夫人只觉投入赵逍遥的怀抱后,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像有了依靠一般,心中一阵宽慰,像只温顺的小猫窝在赵逍遥怀中,秀发上散发着丝丝清香,直沁入我的心脾!

      赵逍遥给了娜采采一记赞赏的眼神,娜采采的白了赵逍遥一眼,赵逍遥微微一笑,伸过手将她也抱入怀中,娜采采舒服的从另一边依偎入赵逍遥怀中,玉指点在赵逍遥的胸膛,赵逍遥亲了她的脸蛋一口,娜采采甜美的微笑了一下,递上香唇与赵逍遥纠缠,赵逍遥真是太幸福了,坐享齐人之福啊!……

      “啊……赵郎……妾身还要……啊……再用力……”

      清秀夫人在赵逍遥身下婉转娇啼,是不时发出高亢满足的,在她似乎完全没了矜持,只知迎合着赵逍遥!

      赵逍遥也没想到,这几日到处旅游,在路上赵逍遥时常慰藉清秀夫人,让她将以前的种种不愉快出来,同时也在上完全满足清秀夫人,清秀夫人似乎因为上次媚药的关系,将她积藏多年的给引发出来,像火山爆发一般,一发不可收拾,赵逍遥知道因为这阴差阳错,导致清秀夫人已经完全离不开我了,这连我自己也是微感意外,但清秀夫人与我在一起,也体会到了赵逍遥的真心爱恋,她已经越陷越深,在我们时,赵逍遥常以自己的神念与她的心灵连接,给予她安慰以及传递自己的爱恋,在时无论上还是心灵上,赵逍遥与清秀夫人都彼此相融起来……清秀夫人将会是赵逍遥一个人的了……最后赵逍遥将秦国的寡妇清、鹿丹儿、盈盈、李娘蓉等等一大批漂亮美眉收入私房,导致了整个中国一百多年,才有真正堪比西施的美女出现,这让后面的皇帝很是仇恨赵逍遥,断了他们的艳遇。

    • 慕斯蛋糕

      慕斯蛋糕

    • 芝士蛋糕

      芝士蛋糕

    • 奶昔蛋糕

      奶昔蛋糕

    • 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

    • 慕斯蛋糕 相当于100点 书币
    • 道具捧场后将获得对应的粉丝值奖励

    作者相关

    翠微居

    作者:

    翠微居

    翠微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