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我的女神上司

    现代都市|10266次点击|1729044字

    我的女神上司
    10266 点击 我要收藏
    2 人在追
    踏入社会时,我还算走运有幸被一家大公司看中,可没想到在大公司被人差遣,还被各种看不起。还好的是我有一个魅力无限、个性十足、智慧超群的美女上司,从此,我的人生波澜壮阔了起来……(亲爱的书友,如果喜欢本书,麻烦点击页面右上侧注册账号收藏一下。)
    我的女神上司为作者朱宝宝的虚构作品,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最新章节试阅

    第536章 加勒比海

    2016/9/25 3:04:36

    晚上,樊辣椒带着孩子睡了,梁佳居然没意见,她说这样正好。我就感觉奇怪了,为什么樊辣椒好像挺喜欢孩子?我想和她亲热一下都没逮着机会。

    “佳佳,那八百万怎么回事?你们合起来骗我钱?”

    “不是明摆的么?”梁佳笑道,“其实是辣椒,她一个朋友经济出了点问题,本来是跟我借来着,刚好丁丁在,丁丁听了就说不用借,直接坑你就行,所以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哈哈,打麻将的时候樊辣椒就一直瞪着黄琼,黄琼摸到了都不敢开胡。”

    “哦,辣椒自己没钱?”

    “都投资进去了,在孙莹那里呢,她明天下午回国,你给她转一千万吧!”

    “她回国?她没告诉我。”我稍微想了想,她回国,那我干嘛啊?

    “所以,你现在……要不要去找她?”

    “算了,去找她还不一样被踢走,她现在跟孩子亲。”我搂着梁佳,“我跟你亲,亲一个,哎,你怎么那么不自然呢?而且,你这睡衣……好像有股霉味,脱了吧!还有你这裤子,你身上所有衣服都是怪怪的味道,我帮你全部脱了吧……”

    加勒比海的明月照亮了其中一个岛上、其中一个别墅的一个房间,在雪白的大床上,一男一女两具身体紧密的纠缠着,男的是我,女的是梁佳,我们战斗了几乎一个小时才在疲劳中睡了过去。然后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我帮樊辣椒买卫生巾被她骂了一顿那一幕,醒了以后再也睡不着。

    熬到四点多,我起床了,去樊辣椒房间悄悄把孩子抱走,抱回去给梁佳,然后我再返回樊辣椒的房间叫她起床。半个小时后,我们结伴出门,借着月色走到了海岛最高的一块大石里坐着。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樊辣椒很不解。

    “我爱你。”

    “问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什么我爱你乱七八糟……”为了不让她继续说话,我吻住了她,一个很长的吻,直到她软了,我觉得她不会生气了我才放开她。然后我和她转了个方向,看着海面,她瞬间就明白了,“哦,原来是看日出,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浪漫了?”

    “不知道,就想和你看,别说话,看着,我还是第一次看呢,听说很美。”我说。

    “我看多了,在非洲,好望角的日出,所以,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郁闷,原来我还来错了,真影响气氛。如果换了是冰姑姑,她肯定会非常高兴。樊辣椒……哎,我还是十分摸不透她,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谈谈未来,谈谈未来你能给我什么。”樊辣椒很严肃的表情,她这样的表情让我惊慌,“我明天回国,回去忙去了,不能陪你,也不能陪梁佳了!十年赚十亿,我先要保证做到,现在孙莹和丁少月有点吃力,每天都打电话问我怎么怎么,我又看不见确切的情况,所以必须走。虽然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但你不属于你自己一个人,所以我也不会完全属于你,我还要工作,还要做些别的事情。”

    “嗯,同意。”不同意都不行,樊辣椒说那句话,我不是属于我自己一个人,那么她也不会完全属于我一个人的,理亏的是我。

    “同意就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樊辣椒舒了口气,然后道,“我们看日出吧!”

    日出真的很美,但我的心情一点都不美。我知道的,如果我死皮赖脸让樊辣椒留下来,她肯定会留。可是这不现实,要帮道拉家族赚钱,这是一个事情。还有她刚才说的,我没办法自私地让她完全属于我一个人,而我却又不属于她。

    我回去睡觉了,樊辣椒也继续回去睡觉了,等到我睡醒她已经离开,她骗了我,说下午走,其实中午已经动身。不过她给我留下了一张A四纸,这张纸上面有我签名,当初她和叶家成合作,吵架之中我很愤怒的签过了两张,其中一张她用了,让我把温州所有的生意转到了她名下!

    而这一张,她现在拿了出来。如果她上面写的内容是我和她结婚,我肯定遵守,但她不是那么写,而是写……把我吓着了!她告诉我,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的人生有一场婚礼,她不例外,蒋冰不例外,梁佳亦不例外,她希望我可以一个人给一场婚礼,不需要签证领本子,就一个单纯的婚礼。

    “去吧!”梁佳说,“去追她,她真的很好。”A四纸是梁佳交给我的,我看的时候她在傍边一声不吭,我看完了她才说话,而且她给我拿出一个盒子,“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钻戒,是你当初买给她那只,另外一只男装的是我加进去的。”

    “怎么在你这里?”我明明记得戒指在黄小淑哪儿,怎么到了梁佳手里来了?

    “别管了!”梁佳把盒子塞给我,柔声道,“赶紧去吧,她就是……早走了,其实飞机还是下午的,我猜……她是给你时间看你去不去追她。”

    “你想我去吗?”

    “不是我想不想,而是你自己想不想,当然如果你非得要我回答,我想。”

    “谢谢!”我抱了梁佳一下,小声在她耳边说,“佳佳,我会给你一场婚礼,一定,我们去香港举行。”

    “嗯,我等你回来。”梁佳笑了,是那种突然间放下心头大石的笑容,我觉得我应该一早和她说这样的话,那么她就不用郁闷那么久了!

    我去追樊辣椒了,黄琼开游艇送我到对面岛坐小飞机,飞去巴拿马的大机场,在那里才有飞机回中国。樊辣椒大概出发了两个半小时,她现在估计已经到了机场,等我赶到机场……哎,我看时间刚刚好,或许根本不够时间,这个女人耍我了,为啥梁佳不早叫醒我?后来想了想,我觉得樊辣椒肯定是故意的,算好了时间才让梁佳叫醒我。

    “黄琼你到底会不会开?你倒是开快点啊,没时间了!”

    “已经很快了!”黄琼很郁闷。

    “不行不行,必须再快点,我都急死了……”

    黄琼说拼了,立刻加快速度一路飞奔把我送到对面岛,一登上去我就往小飞机场跑,有没有飞机我倒不担心,在加勒比海坐飞机就跟坐公交车一样,随时都有。

    顺利上了飞机,我时刻算着时间,祈祷飞机快一点,还邪恶的祈祷樊辣椒那边的飞机延误!

    盼星星盼月亮,飞机终于在巴拿马的机场停了下来。我第一个下机往外面冲,转了个大弯再回到候机厅,冲到咨询台问飞向中国的的机走了没走。结果,咨询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飞机已经走了半个小时……

    “走了?”听不懂英文的黄琼问我。

    “走了!”我突然感觉浑身无力,一路盼望、祈祷,最后仍然迟到了,难道这是注定的?在机场找到樊辣椒与回到国再找到,区别很大,我对着她没有任何把握,她让我滚怎么办?哎,总之要死了,干嘛梁佳那么听樊辣椒话,不提前一个小时叫醒我?

    我走到候机厅一个角落里坐着,看着来来往往那些陌生的脸孔,心里又是失望又是烦躁。

    “宁总,你看那儿,我不是眼花吧?”忽然的,黄琼说。

    我往黄琼给我指的方向看过去,我看见……樊辣椒。她站在距离我五十米远左右的一个通道口,对着我微笑,而她身边,是拉着行李袋的冰姑姑,她回来了,她回来了……瞬间的,我哭了,眼泪稀里哗啦往下流,一路哭一路跑,许多旅客都看见了,看神经病一样看我,我完全不顾这些目光,径直向着她们姐妹的方向飞奔过去……

    “蒋冰,你个笨女人,你让我看见你了,你死定了!”冲到十米的时候,我哭着说。

    我冲到了,同时我发现冰姑姑也哭了,我和她抱在一起,她不停捶打我的背部,仿佛在宣泄什么,然而她却一句话都不说。最后,樊辣椒抱住了我们,我们三个人抱在了一起,引致许多旅客驻足观看,他们大概很不理解吧,看我们像情侣,但是一男人二女,还抱在一起,这很别扭。

    慢慢的,我心情平复了下来,樊辣椒没走,她不但没走,冰姑姑还回来了!之前,我完全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凭空消失了一般,不给我电话,不给任何人电话。在中国的时候,她住了一个星期医院,当时送去医院及时,医院又刚好有那种毒蛇的血清,所以她没事,道拉公主的叔叔也一样。然而出院那天她把我骗了,她让我去给她买桂花糕,我买完回到家就不见了她,只看见一封信。她说,她要去流浪,或者一天,或者一个月,或者一年,任何人都不联系,直到她想回来,就这样,她丢下我,丢下所有人走了……

    “宁总,你要上新闻了,有人拍照。”黄琼说。

    “谁拍?”我放开冰姑姑和樊辣椒,看了看我们身前身后,发现整整围了好几十人,确实也有拍照的,摄录的,看着那些镜头,我没有一丝厌恶,反而用英文大声介绍冰姑姑和樊辣椒,“这个是我老婆,这个也是我老婆,我家里还有个老婆。”

    旅客们一头雾水,大概觉得我说笑吧,但我不是说笑,我已经想好了,死就死吧!我把冰姑姑和樊辣椒拉到一起让她们并排站着,然后我单膝跪下,掏出我口袋里梁佳交给我的戒指。

    “蒋冰,嫁给我,我们办婚礼,一个很大很温馨,所有人都知道的婚礼。”我把男装戒指拿出来,“虽然是男装的,先凑合着吧,我会补给你一只大大的。”

    冰姑姑看着我,目光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她看了看旅客,然后看了看樊辣椒,樊辣椒当时说了一句话,她说:能嫁。

    “那……好吧,看在你那么诚恳的面上,我就……勉为其难嫁一嫁,不行了我再嫁。”

    我把戒指套进了冰姑姑的无名指里,那一刹那,她的笑容比百花齐放更美艳,况且这样的笑容已经是久违的了,我真的很想每天都看见。

    “辣椒,到你了!”我对樊辣椒说,“甜言蜜语就没有了,就一句,嫁不嫁?”

    “我干嘛要嫁?你先给我个理由。”

    “理由是你姐已经嫁了,大的都愿意,你一小的凭什么不愿意?”

    “哈,这理由新鲜,好吧!”樊辣椒伸出了手指,“戴上,笨蛋。”笨蛋,她用英文说的,而且说很大声。

    我站起来,和她们抱在一起,然后分开,吻了冰姑姑一下,再然后吻了樊辣椒一下。我能想象看热闹的旅客们此刻是什么样的惊讶表情,肯定被雷得不轻,我不觉得这个是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我知道,我不用再烦恼着我该跟谁结婚了,都不结,但又都结,只要在不同地方举办婚礼就可以了……

    “哎,黄琼,我总算找到你了!”忽然,梁佳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和冰姑姑、樊辣椒,同时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看见梁佳,她自己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本护照,那是我的护照。汗啊,我忘记拿护照了,我只拿了通行证,可以在这个地区来回走动但是不能回中国的通行证。

    看见蒋冰姑姑,梁佳的目光先是惊讶,然后逐渐光亮起来,她走很慢,走过来,站在冰姑姑跟前。

    “蒋冰,你终于回来了!”

    “嗯,回来了!”冰姑姑搂住了梁佳,“对不起,你生孩子的时候我都不在,孩子好吗?”

    “好,孩子很好。”

    “笨蛋,这个给你。”樊辣椒塞给我一个东西,然后道,“刚才对我和我姐干的事情,对梁佳也干一遍。”

    我啊了声,樊辣立刻椒瞪眼睛,我反应过来看了看手里的盒子,居然是戒指。

    等到冰姑姑和梁佳分开以后,樊辣椒立刻把冰姑姑拉到一边,接着把梁佳推到了我的面前。我扫了在场看热闹的旅客们一眼,发现他们都还在看着我们,目光很是茫然,梁佳也一样,比旅客们更茫然。就在那么多茫然的目光注视之下,我再次单膝跪下,同时把盒子里的戒指拿了出来……

    “佳佳,嫁给我好么?”我很诚恳。

    “啊?”梁佳被吓到了,瞳孔放大,看了我好几秒,然后目光转到冰姑姑身上,再然后转到樊辣椒身上,最后转回来问我,“怎么嫁?她们嫁不嫁?”

    “你管她们嫁不嫁,主要是你嫁不嫁。”

    “我……”考虑了好几秒,梁佳小声道,“不知道。”

    “你必须知道,你刚才不是很高兴么?你看,那么多人,我都跪了三遍了!”

    “三遍?我明白了!”梁佳脸红起来,就她脸红,冰姑姑和樊辣椒刚才都没有,“嗯,那我嫁吧!”

    我帮梁佳戴上戒指,吻了她一下,此时一个女人走过来,把她手里的一束鲜花交给我,说了一句祝福语,随着她一句祝福,看热闹的旅客们都反应了过来,都说祝福词,接着是掌声,一直拍,直到我们离开了机场的候机厅。

    “太阳啊太阳,日啊日,亮晶晶,我好幸福好幸福哦,我有三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走到了外面,我对着天空大吼,然后,我的脑袋被冰姑姑拍了一下,左小腿被樊辣椒踢了一下,腰间被梁佳……轻轻的温柔的掐了一下,梁佳大概不想这样,但看见冰姑姑和樊辣椒都这样,她没任何行动会觉得很奇怪。

    哎,我开始觉得,这是我噩梦的开始,她们联手欺负我,我肯定死翘翘。

    生活,是美好的——

    生活,是充满着各种变化的——

    生活,是没有什么事情不可能的——

    生活,是一天一天加起来的一辈子,在这一辈子里,你要想方设法让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甚至朋友们,过得好,过得幸福,或许你做不到,但是你必须努力去做,因为这就是你活着的使命,你活着的使命不是守各种各样的陈规旧矩,而是勇于挑战,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幸福,让别人说去——

    • 慕斯蛋糕

      慕斯蛋糕

    • 芝士蛋糕

      芝士蛋糕

    • 奶昔蛋糕

      奶昔蛋糕

    • 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

    • 慕斯蛋糕 相当于100点 书币
    • 道具捧场后将获得对应的粉丝值奖励

    作者相关

    朱宝宝

    作者:

    朱宝宝

    朱宝宝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