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相门嫡女:陛下请侍寝

    古代言情|866次点击|316844字

    相门嫡女:陛下请侍寝
    866 点击 我要收藏
    4 人在追
    一场大火,她穿越而来,恍若凤凰涅槃重生。打刁奴,怼姨娘,谈笑间甩掉渣男未婚夫,利落又张狂。一场刺杀,他风华绝代,弹指间活人变焦尸。握兵权,战五洲,背负惊天秘密杀人无数,阴狠又薄凉。他步步靠近,她寸寸远离!他强权霸道,她聪慧骄傲。他无所不用其极,她见超拆招倔强以对。天之骄子,对女人不屑一顾的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会被一个女人吸引,越陷越深,愣头青一样栽了进去……手握将士百万的东秦战神VS利落倔强的金牌杀手:试问:何时才能抱得美人归?
    相门嫡女:陛下请侍寝为作者苏茶的虚构作品,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最新章节试阅

    不到两天,康泰帝忽然下旨,召被打入天牢的鲁南王世子进宫。

    消息一出,满朝哗然。

    谁都知道康泰帝对鲁南王的忌惮,而且这一次能够寻到别扭的错处将鲁南王世子关进天牢,显然就没打算放过。

    甚至已经放出消息,引鲁南王进京。

    甚至有人听说,鲁南王已经进京,不过行踪不定,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到了哪里。

    偏偏这个时候,西秦国动了。

    东秦国和西秦国的交界就在鲁南地区,西秦国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鲁南王并不在鲁南,伺机而动。

    三十万大军压境,饶是鲁南王一手打出来的铁打的将士们,对上忽然凶猛而来的西秦国军队,也有些无措。

    最要命的是,西秦国并不是直接在鲁南边境动作,而是在东秦国的东部地区。

    鬼知道西秦国怎么会弃掉鲁南地区不管,直奔东部边境大城韩州。

    一听到韩州,所有人懵了。

    韩州……那可是皇上赐给南安王的封地。

    南安王如果没有中毒昏迷不醒,这个时候应该在去封地韩州的路上。

    偏偏南安王中毒,封地也是临时赐封,皇上自然不会怀疑西秦国忽然攻打韩州和南安王有关。

    三十万西秦国大军逼进,韩州守军司马洋不战而退。

    因为司马洋不战而退,偌大的韩州不到一天,被西秦国占领。

    等战报传到金陵城时,西秦国大军一鼓作气,一连占领了东秦国东部十二城,与鲁南郡隔着一条松江隔江而望。

    为了试探鲁南王是否真的已经离开鲁南,西秦国甚至多次出动士兵挑衅,闹得东秦国东部鲁南边境非常不安宁。

    至于被占领的十二城,百姓们流离失所,战火连天中,死伤不计其数。

    消息传回金陵城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康泰帝气的几乎吐血,怎么也没想到,西秦国的动作那么快。

    沈流之到了德政殿,恭敬谦和地行礼。

    康泰帝看着他,心情格外复杂。

    这还没有怎么着呢,东部边境就开始乱了。

    他虽然想要出掉鲁南王这个心头大患,可到底不是一个昏君。

    康泰帝神色阴沉地盯着沈流之,好一会儿才慢慢出声。

    “东秦东部边境,鲁南边境大乱,西秦出动三十万军队攻打东秦国,如今已经占领东部边境十二城,你如何看?”

    沈流之微微抬眸,从来懒散肆意的脸上,神色冷沉。

    “这个时候出兵?”

    是啊!

    偏偏就是这个时候!

    康泰帝甚至忍不住恶意地猜想,是不是鲁南王那个老东西故意的!

    因为这样,他必须要借助鲁南王的势力,将西秦国那些人赶回去!

    而东部边境,除开鲁南王战功赫赫,其余驻守边境的将士,不论是能力还是威信,都不如鲁南王。

    不甘心啊!

    真的不甘心!

    可是也没办法啊!

    康泰帝心底怄火,看向沈流之的时候,努力压住心中的怒火,神色平静温和,好像在跟一个晚辈聊天。

    至于这几天的牢狱之灾,康泰帝不提,沈流之也好像没有发生过。

    他依然是心系天下,手握大权的帝王,他依然是骄傲不羁,肆意风流的鲁南王世子。

    遇到外敌入侵,自然是沆瀣一气。

    “这是战报!”

    沈流之从曹松手里接过战报,快速查看。

    等看到韩州驻军将领居然不战而退,倒是韩州失守,跟着东秦国东部边境大门敞开,西秦国入入无人之境,一口气吞掉东秦国十二城,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请皇上下旨,允许微臣带兵出征,驱除西秦军队,收复失地!”

    康泰帝可就等着沈流之这话呢,神色温和地点头。

    “说起来在东部和鲁南边境,也就你与鲁南王才深得朕心!此番一战,不仅是东部边境失去的十二城要夺回,还有鲁南边境的不安宁,朕可交给你与鲁南王了!”

    这是借机在让沈流之传口语给不知身在何处的鲁南王,不管在哪里,马上赶回鲁南,出兵驱敌。

    沈流之点头,神色凛然。

    那一刻,他身上的风流肆意全然不见,凛冽如同寒风中的一道利剑,周身寒气逼人,无往不利,让人望而生畏。

    没了纨绔子弟的肆意张扬,分明是在宽敞奢华的德政殿中,更像是站在马革裹尸的战场。

    风萧萧兮,将军冷然锐利。

    那一瞬间,康泰帝似乎看到了当年的鲁南王。

    皱了皱眉,压下心头的复杂情绪。

    康泰帝微微一笑,声音温和。

    “朕静待佳音!”

    ——

    顾宅。

    容丹青刚练剑回来,看到风姿卓卓,踏雪而来的沈流之时,以为眼花了。

    “小青青果然想我!”

    沈流之一说话,容丹青心底的那份朦胧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世子怎么在这里?”

    越狱?

    不像!

    沈流之自然而然地走到她身边,不给她抗拒地机会,伸手握住她的手,甚至非常霸道强势地将手指插进她的手指中,与她十指相扣。

    “东部边境起了战事,爷奉旨出征!”

    容丹青在大脑里快速转动了一遍东秦国的地图,确定东部边境距离鲁南地区不远,甚至最东部的韩州还是南安王的封地,有些惊讶。

    “南安王那边……”

    “皇上不会怀疑他,因为他中毒了!”

    听着沈流之这话,原本也觉得南安王是无辜的容丹青,忽然生出一种其实这件事和南安王脱不开关系的感觉。

    不过因为事关朝政,她兴趣多说什么。

    倒是看了一眼被沈流之抓住,和她十指相扣的手,皱起了眉。

    “鲁南王不是在封地吗?”

    沈流之轻笑一声,侧过头,唇几乎快要贴上她白嫩的耳垂。

    看着她白嫩的耳垂因为他的靠近,慢慢地染上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沈流之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孙子都被打入天牢了,老头子哪里还坐得住!”

    容丹青的眉头皱的更紧,康泰帝果然准备借机引鲁南王入京,然后再伺机而动。

    只是没想到……西秦国忽然出兵,弄了个措手不及。

    容丹青还想说什么,手上忽然一紧,跟着她整个人跌进了一个有些熟悉的怀抱,唇上一热,沈流之就这么大刺刺地吻了下来。

    • 慕斯蛋糕

      慕斯蛋糕

    • 芝士蛋糕

      芝士蛋糕

    • 奶昔蛋糕

      奶昔蛋糕

    • 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

    • 慕斯蛋糕 相当于100点 书币
    • 道具捧场后将获得对应的粉丝值奖励

    作者相关

    苏茶

    作者:

    苏茶

    苏茶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