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追书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章:做我的女人

    柯家。

    躺在床上畏畏缩缩的看着电视的柯母,松了口气!自家女儿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要是再被这些大人物牵连了,那可如何是好!

    “哎呀,这个死丫头啊,你说她还不如死了的好啊,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让我这老骨头可怎么办啊!”继父依旧在口无遮拦的抱怨。

    “你个没良心的,如果不是我家女儿,你早被高利贷打死了!”柯母看向拿着个酒瓶,哭天嚎地男人。

    “你说啥,这个死丫头,弄坏了人家的金库,今天就是把她卖了也赔不起!”继父瞪大了血红的双眼,振振有词。

    “谁说把她卖了也赔不起?”很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嘲弄,在柯家门口响起。

    周岩穿着一袭黑西装,潇洒的走进了柯家大门。

    他本来是好好地在总统套房在电视上看热闹,却没想,被祁云一个电话打过来,要他摆平柯奕君的父母。

    “这是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足够还清你们的债务,并且再买一套小公寓了。”周岩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继父刘昱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许多,看着那张纸票,几乎就要扑上去抢下来了!

    柯母却是有些疑虑,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样一来,会不会坑苦了自己的女儿?

    似是看穿了柯母的心思,周岩勾起一抹冷笑,说道:“如果这是个火坑,恐怕也是全国女人,最想要跳的那个。”

    “哪有什么火坑不火坑的!能出的起这样的大价钱,肯定就是好人!”刘昱拿着那张支票,擦了擦眼睛。

    “那么,就算是交易成立了。”周岩微微欠身,然后优雅地离开。

    “电视屏幕上,男人护着自己女儿的样子,大概也还算可靠,只是,真的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柯母的心里还是没底。

    ……

    医院里,柯奕君有些发愣。

    面前这位穿着考究、气势惊人的男子,她貌似只在时代周刊上偶尔见过。

    她缩了缩脖子,小声地说道:“我不知道祁大少你在说什么。”

    病房里只有两个人,方才被祁云舔过的耳垂,依旧热得发烫。

    祁云眼睛也不眨地死死盯着面前狼狈的女子,好像猎豹盯住了自己的猎物一般。

    “你装的,还真是不错。”

    装?她又装什么了?

    看着柯奕君满脸的无辜,祁云的手指,却在忍不住的捏紧,他可不会忘了,那个女人长得就是这样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稍微垂眸,敛去了眼中些许的狠戾,祁云的声音犹如大提琴一般,低沉动听。

    “你私自开了我的金库,应该,怎么赔偿?”

    柯奕君愣住了,刚才不是说不需要什么赔偿的吗?脸色倏地惨白下来,手指也紧紧地抓住了身上的病号服。

    金库里面的金额,根本就不是她这样的平民可以想象到的数字,就算把她卖了,也不够还债的!

    祁云满意于柯奕君这幅颇受打击的神情。

    气氛有些无言的尴尬,亏她还天真的以为,这样呼风唤雨大人物,是不会跟自己这样的小虾米计较的。

    沮丧之际,很突然地,电话铃响了。

    “姐,爸正带着我出来买东西!你要什么,我买给你?”弟弟稚嫩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来。

    买东西,家里成了那个德行,妈妈的医药费都没着落,他哪来的钱?

    “乖女儿啊,你不知道,今天有个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人。到了咱家,给了我一张五百万的支票啊,呵呵,这不就带你弟出来逛逛。”继父有几分醉意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喜悦,从听筒里传来。

    五百万?柯奕君满脸的诧异,使得祁云微微勾起的唇角,多了几分嘲讽。

    柯奕君看了看祁云,又低头听了几句继父絮絮叨叨的炫耀,给继父钱,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做法。

    想着醉醺醺的继父,会怎么继续游走于那些地下赌局,她就不寒而栗。

    “是不是你干的?”柯奕君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发抖,她不信,这个男人会这么好心,雪中送炭。

    “现在,可以把事情都说清楚了,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柯奕君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生硬冰冷。

    弟弟和妈妈的安全,是她绝对不会退让的底线,但眼前这个男人,太让她捉摸不透!

    “这就是你面对救命恩人的态度?”祁云的嘴角,却始终噙着一抹浅淡的笑意,看着柯奕君脸上的怀疑和愤怒,好似在看什么笑话一般。

    “银行的损失,还有您借给我家的钱,我都会还,请您放心。”话语中多了几丝无奈,但柯奕君的眼睛,却始终闪亮的让人心动。

    就是这样的眼神。

    祁云恍惚间,觉得熟悉到好似那个人回来了一般,眸色愈加深暗。

    “你这样,能拿什么还?柜员的工资?还是出去卖身赚钱?”祁云的声音,却含着几分嘲意,

    “你!”柯奕君的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

    “既然要卖身,就找我吧。”祁云英俊到不真实的面孔,猛地凑近了她的鼻尖,呼吸萦绕之间,带着淡淡的香烟的气味。

    “做我的女人,三个月,你就能重获自由。”低哑磁性的嗓音,吐露着难以抵挡的诱惑

    垂下了清明的黑眸,柯奕君的手,握得很紧。

    她自己也再清楚不过,失去了这笔钱,继父会被高利贷怎么处理,母亲会是怎样的伤心欲绝,弟弟恐怕也再也不能安心的上学。

    她这样的小职员,需要多久才能把这个散了的家救回来?

    “我答应你,但是,请别告诉我的家人。”终究,她还是服了软,只不过,她还没到可以明目张胆的承认,自己靠着做男人的地下情人,还赌债的奇葩剧情。

    祁云的笑意,却有些变了味道,将被柯奕君蹂躏的有些发皱的西装丢在地上,眼中,却多了几分霸道,“以后,你的名字,是宁予,记住了!”

    宁予,柯奕君低着头,却猛地抖了一下,是那个曾经频繁出现在祁家大少身边,一时间风靡了整个龙国的女人?

    “拿着这个,以后记得,24小时随传随到。”祁云丢下一只做工精致的铂金手机,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好似,对于她这个所谓的“他的女人”,没有一丝丝的眷恋般的潇洒。

    八月初四说: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