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追书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送错了

    皇庭酒店,总统套房。

    “子陵……”

    季桐经过一夜欢好,裸露在被褥外面的皮肤透着暧昧的痕迹,她扭了扭酸痛的身子,迷迷糊糊醒来,羞答答地靠近身侧的热源。

    她二十二岁,现在是大四在读生,和男友是同学。昨夜,季桐终于将自己交给了相恋许久的男友霍子陵,想着那火热的画面就有些羞涩。

    身侧横过来一只大手,正好搭在她胸口,男人睡眼惺忪,俊美的五官带着惬意的享受,语气却是疑惑的,仿佛没有听清季桐方才说了什么,“嗯?”

    季桐听着男人低沉有特色的声音,脸蛋微红,不知道怎么缓解这种尴尬又暧昧的气氛,她干脆埋在他怀中放大了胆子扬声说:“子陵,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哈哈……”

    最后还送了一个尴尬的笑声,男人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俯首看着沉沉埋在自己怀里的女人,压抑着身体里燃烧的火气,冷声问,“你刚刚说,要对谁负责?”

    不同于方才的单音节,这一句话总算让羞涩不已的季桐意识到了不对之处,这个男人的声音分明就不是霍子陵的。

    “你……你你……霍少楠?”

    季桐目瞪口呆得看着胸膛赤裸、脸色阴沉的俊美男人,终于迟钝地发现和自己缠绵了一晚上的人竟然不是心上人霍子陵,而是霍少楠!

    季桐握着拳头拥着被子跳下床,光裸的霍少楠瞬间就这么曝光在空气里,身材好得让人流鼻血。

    “怎么会是你?霍子陵呢?”

    季桐的第一次送错了人,现在看着脸色阴沉的男人简直羞愤欲死,她恨恨地将地上的衣服扔给裸露的霍少楠,“暴露狂,把衣服穿上。”

    “季桐……”

    霍少楠却是冷冷扔了自己的衣服,直接下了床,俯首看着羞愤的女孩,嗤笑一声,“是霍子陵将你送来的,我以为你是自愿的。”

    他本以为季桐是情愿的,现在看到她的反应之后,霍少楠怎么会不明白是让霍子陵摆了季桐一道?

    季桐大吼,“不可能!”

    她昨天为了壮胆,喝了不少酒,意识不太清楚的时候是霍子陵亲自接走她开了房间,她记得他的味道。

    霍少楠瞥了她一眼,立马打电话,“你给我过来一趟。”

    说罢,他便挂了电话,动作带着凌厉的冷意,然后也不看手足无措的季桐,转身就进了浴室,原本的好心情也消散一空。

    季桐踌躇着站在原地,内心忐忑得想要给霍子陵打一个电话问清楚,可是又不自觉想到现在糟糕的状况,脸色一点点变得白了。

    霍子陵来得很快,几乎是在他刚刚进门的时候,霍少楠便披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看着准备要迎上去的季桐,他眸光动了动,不动声色得拦在了前面,问霍子陵,“昨夜你没有征求她的同意?”

    分明就是霍子陵亲自将人送来,彼时,他以为这一场情事是你情我愿的。

    霍子陵眸光闪了闪,不敢看霍少楠的脸色,“小叔,反正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这些也不重要。”

    季桐踉跄一步,险些没有站稳,心中一阵阵抽痛传来,提醒着她:自己被心爱的男人送上了他叔叔的床。

    她纤细的腰身被霍少楠的大手扶了扶,又急着站直了身体,冲过去质问霍子陵,“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我昨夜是想……”是想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你的。

    可是霍子陵听她提起昨夜,看着她脖颈处的鲜红痕迹,心中却对她愈发鄙夷,“季桐,不要问为什么,看在我们曾经在一起的份上,我不想和你撕破脸,给你留一分颜面,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要不是她先出轨给他戴绿帽子,他也不会这么做,他与季桐在大一时就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虽然自己本身是花花公子一个,整天被家人说不学无术、沾花惹草,可是他曾经对季桐也是真切爱着的,甚至为了他不再流连花丛,结果他却从母亲那里看到了那些不堪的照片,让他在母亲面前抬不起头来。

    季桐咬牙,唇色都冒出了鲜红的血液,“你说什么?我自找的,霍子陵,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她平素是温柔和善,可不代表被人这么侮辱还有好脾气更何况她还是被自己喜欢的男友出卖?

    霍子陵冷笑一声,对季桐出言侮辱,“你在这里还装什么装,不过是上个床而已,和别的男人上还不如被我叔叔上,至少他条件不输给那些人,季桐,既然想好了要出去卖,那就该想到我霍子陵不是好惹的。”

    敢给他戴绿帽子,他一定要玩死这个女人!

    “混蛋!”季桐气的浑身发抖,扬手要打他,却被霍子陵捏住了手腕险些扔出去,一挑精壮的胳膊忽然伸过来,狠辣的拳头毫不留情地揍在了霍子陵的脸上,“找死!”

    霍子陵下意识想要还手,却连机会都没有,就在接下来的一秒钟被霍少楠打倒,跌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听着应该是骨头伤到了。

    霍子陵咬牙切齿,“叔叔……你干什么?”

    霍少楠搂过泣不成声的季桐,抹去她的眼泪,对着不甘心的霍子陵霸道宣称,“季桐是我霍少楠的女人,你敢动一下试试看。”

    这一句颇为玛丽苏的宣言将两人都吓了一跳,季桐下意识就看了他一眼,男人眼神凌厉,五官俊朗又带着寒意,对上她的眸子时有多了些柔和。

    “你……你胡说什么?”季桐脸由白转红,恨不得变成烟雾逃出去,可惜却被他的气息笼罩地无处可逃。

    霍子陵喘了一口气,“叔叔,这个女人水性杨花,根本就配不上你。”

    霍少楠冷哼一声,语气带着威胁,“你有眼无珠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事情既然说清楚了就给我滚。”

    昨夜拿走季桐第一次的男人是他,水性杨花这个词语足以让他再教训霍子陵千百次了。

    霍子陵不敢对霍少楠不敬,只好撑着地面爬起来,看着季桐呆愣得回不过神的样子,咬牙低咒一声之后恨恨离去。

    季桐原本还想着他可以说一句什么,谁知他对她的目光还是那般厌恶和愤恨,好似她做了多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般,明明将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的人就是他自己。

    在门关上以前,季桐脱下拖鞋狠狠地砸向门口,大吼一句,“霍子陵,我们分手了。”

    而男人却是头也不回地立刻,这一刻,季桐终于对霍子陵心如死灰。

    绾情说: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