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老虎机开户送体验金,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追书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7章 无事献殷勤

    周围的气压,骤减。

    蓝星歆知道,他怒了。

    奈何,她却摊手说道,“我如果说不是,你信吗?”

    冷子澈冷哼一声,表示不信。

    蓝星歆苦笑,一个潇洒的转身,感慨道,“既然不信,那还问我做什么?”

    他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语气不善道,“告诉你,你是逃不掉的,休想动什么歪脑筋离开这里。”一顿,他靠上前,继续说道,“不过,你要是好好讨好我,或许,我还能给你些许的自由。”

    些许?这个词还真是微妙。

    蓝星歆回头看着他,反问道,“所以,即便是我再怎么讨好你,我根本就不能离开这么不是吗?”

    一双黑色眸子紧紧的盯着她,默不作声。

    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蓝星歆哈哈一笑,说道,“放心,现在嘉嘉在这里,我哪里都不会去,况且,冷少的手段我可是见识过的,我还没活够呢!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只是提醒冷少一句,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

    话未说完,只见他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在她的耳边,低沉的声音响起,“你是在威胁我吗?”

    她反问,“我有威胁你的资本吗?”

    是的,她没有,而且在很久以前就没有了。

    虽然是事实,但是冷子澈却暗自不爽。

    俊冷的眼眸微眯,上下打量一番蓝星歆后,用力的甩开她,提醒道,“你好自为之。”

    说完,手揣进兜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远处的管家见状,同他打声招呼后,便走上前,礼貌的对蓝星歆说道,“大夫人,小小姐现在已经醒了,说想要见您。”

    蓝星歆深吸了一口气,说好。

    于是乎,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却走了一段距离后,蓝星歆突然转身对管家说道,“从今往后,就不要叫我大夫人了,那个称呼,早就不配了。”

    风起,吹起她的长发,回头,却看见被风吹起的秋千。

    瞬间,她好似看见了一个帅气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问她需不需要推她一把。

    她说好,那双温柔的手,推着她,晃荡着。

    那个时候,她还很青涩,身穿一身粉色的裙子,看起来就像一个不喑世事的小姑娘。

    然而……她苦涩一笑,有的时候回忆,未必是个好东西,有时,如同一把枷锁,将人紧紧的禁锢在那个小小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管家却弯腰说道,“您是大少爷认定的妻子,大少爷还在的时候就吩咐在下,一定要好好照顾大夫人。”

    他也是一个忠心的主,即便是过去了五年的时间,却依旧如此。

    不得不承认,冷家,有的人也是有温情的。

    只是,这个别墅里,除了管家,其他都是新面孔。

    终究,她是不想被任何人承认的存在罢了。

    五年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间离开这个人世。

    而她,却一个人孤单的留了下来。

    她叹了一口气,只好回应道,“那就随你吧!”

    说话间,她走到了楼梯前,只见嘉嘉揉了揉眼睛,走向了蓝星歆。

    孩子醒来后,都会特别的害怕,嘉嘉更是如此。

    自她懂事起,就很少会因为醒来之后身边而哭,只是这一次,她红着眼圈,扑进了蓝星歆的怀里。

    小小的身子,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道,“妈妈,你去哪里了?”

    蓝星歆将嘉嘉抱了起来,温柔的回答道,“妈妈去外面走了走,我的嘉嘉怎么还哭了呢?是不是做噩梦了?”

    她试图用这样的语气,让她缓和一些。

    嘉嘉抽泣了几下后,开口说道,“我梦见爹地了,他说不要嘉嘉了,妈妈,我想爹地了。”

    听见嘉嘉在找曲振祥,蓝星歆顿时五味俱全。

    毕竟,除了自己,曲振祥是嘉嘉最依赖的人,对于她而言,就如同爸爸一般的存在。

    蓝星歆看着自己的女儿,提醒道,“嘉嘉乖记住,以后不能叫爹地了,要叫祥叔叔知道吗?”

    嘉嘉点了点头,毕竟还是小,对于称呼的问题,并不在意。

    毕竟,她对于爹地这个吃的理解,不如一般的孩子那么的深刻。

    见她听话,蓝星歆便转言安慰道,“祥叔叔最近很忙,没有时间都,不如这样,妈妈帮你问问,看看他有没有时间,好不好?”

    听见蓝星歆这样说,本来情绪低落的嘉嘉瞬间活了一般,连忙点头说好。

    顺便,还说自己想要吃冰淇淋、蛋糕、曲奇什么的。

    蓝星歆知道这些东西吃多了不好,但是,她不想扼杀孩子的天性,会让她在一定的期限内,可以吃上一些。

    她点头,说好。

    于是乎,她带着嘉嘉在公园玩了一圈后,很快到了晚上七点。

    因为白天玩儿的太累了,嘉嘉洗了澡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蓝星歆看着她的睡颜,心满意足的笑了。

    嘉嘉翻了个身,小嘴里呢喃道,“祥叔叔……”

    她一怔,沉思片刻后,起身,悄悄离开了房间。

    出门,正巧遇见管家端着沏好的咖啡向书房走去。

    蓝星歆迅速上前,叫住了管家。

    “这是给二少爷的咖啡吗?”

    “是的。”管家礼貌的回答,蓝星歆便说道,“正好我有事儿找他,不如这样,我端过去给他吧!”

    管家点头说是,便将盘子递给了蓝星歆,并说道,“那就辛苦大夫人了。”

    “哪里!”

    说完,蓝星歆便端着咖啡走进了书房。

    轻轻的敲了敲门,冷子澈冰冷的回了一句进,蓝星歆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此刻的他,正在认真的处理工作。

    似乎遇见了什么难题,眉头微皱,眼睛认真的盯着桌子上的文件。

    果然,认真的男人很帅。

    冷子澈并未抬头,而是说道,“咖啡放下,走吧!”

    蓝星歆将咖啡放在桌上,许是位置不对,冷子澈皱眉,正欲抬头训斥,在看清了来人后,眼眸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惊愕。

    片刻,便被讽刺掩盖。

    “哦?怎么是你?难道是待着无聊,想要尝试一下女仆?”

    对于这种口舌之争,蓝星歆向来不屑一顾。

    她抬头,笑若桃花般的看向了冷子澈,开口道,“无事献殷勤的道理,冷少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冷子澈看着她那副嘴脸,竟是有种坐等看戏的既视感,他倒要看看,她想要什么。

    “所以,你想要什么呢?”

    女人,无非就是金钱和权利,既然权利不能满足她,那也就只有金钱了。

    蓝星歆看着他,微笑道,“我想带嘉嘉出去走走,可以吗?”

    还有剩饭喵说:

    暂无